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103111.com > 正文

新晚报数字报

更新时间:2021-09-13

  世外桃源,每天晚上,李女士会快速浏览手机中同行发出的各类产品,从中精选出一批“硬货”,第二天早上发给白菜团近500名直属代理们。“我来10单。”“哇,团长,这个我都包了,有多少我都要。”“拼的就是手速,抢到就是赚到。”白菜团创始人李女士说,平均每单分销代理一般可以赚到3元至8元,分销商每个月几千元的零花钱就赚到手了。“我们把这种收入叫‘睡后收入’,也就是说,睡觉后照样有收入进账。”

  李女士称自己为一名“纯正的斜杠青年”。今年37岁的她,原来是某重点高中的英语老师,做微商是从怀孕在家待产开始的。“因为我之前流产两次,所以2016年怀孕时就特别谨慎,很早就在家休息。”李女士说,在家的时候,我注意到在微信朋友圈发发广告挺好的,还能赚点钱,就试着从最小的代理商开始做起来。

  做了两个多月,李女士琢磨出其中的商机,为啥不自己开拓市场,从源头做起呢?

  因为孩子马上就要出生,所以,李女士首先关注的是婴儿用品市场。第一家商家是家门口的婴儿游泳馆。“通过几个月来累积的人脉资源,我找店家老板,说我有目前哈尔滨比较大的宝妈群,可以免费做广告推广,但我要拿到最低折扣。”李女士说,谈判过程并不像大部分人想象的那么难,因为商家不用拿出一分钱,只需在门票上进行一定优惠,就可以换取免费的商业推广,这是大部分商家乐见其成的。

  “第一次试水就团了59个人,这对于一家社区小店来说无疑是一次成功的推广。”李女士凭借着敏锐的商业头脑,很快谈成了好几单。此后,李女士开始有意培养自己的分销商资源,逐渐培养了300多人的二级分销商群体,每个分销商再裂变自己的客户群。保守估计,参与人群在几万人。由于产品畅销,想加入的人越来越多,李女士就采取了收取一定代理费的方法。

  一年后,李女士的母婴市场已经从社区小店延伸到哈尔滨最大的店,从最低层的小代理上升为掌握源头的批发商。

  在教师、微商和母亲三种身份的切换中,李女士有点应接不暇。经过一段时间思考,李女士做了一个惊人决定:辞去教师工作,专心做微商。“当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,家里人特别不理解,干什么微商呢,说出去也没有面子。”李女士说,感觉这个职业很适合,不用每天朝九晚五打卡上班,工作时间自由,还方便在家照顾孩子。更重要的是,微商做好了,收入并不少,甚至能实现财务自由。

  于是,2017年7月,李女士和同样做微商的合伙人成立了公司,同时开创自己的电商平台——白菜团。“为啥叫白菜团呢?因为大家都说白菜价,让人一听就知道我这里能买到最便宜的各种卡券。”李女士说。

  最开始的优惠卡券很简单,把客户姓名、身份证、电话等信息收集上来,再一层层报给商家。商家进行打印登记后,消费者去消费时再报信息。公司成立后,李女士和合伙人学习掌握了做电子卡券的技术。“电子卡券就可以免除以上过程,消费者付款后,代理商会给消费者出具一定的电子码,消费者消费时只需要凭借这个码核销即可消费。”李女士说,电子卡券的技术升级让白菜团的经营模式和美团、大众点评等大网站距离更近了一些。

  “我们跟美团等大网站在资源方面肯定比不了,但我们的优势是不收取商家一分钱,而大网站往往会收取商家几千到几万的推广费。”李女士说,即便是没有将消费者引流到店,商家也没有损失一分钱,还在全市形成了几百人次的矩阵式电子免费推广。“而且,我们的客源都是本地的,也就是说,有效资源比例更高,目标人群精准度更强。”

  从2018年开始,李女士的白菜团进入快速发展阶段。在哈尔滨本地电商平台中,李女士的公司不是最早的,却是为数不多一直坚持做下来的。“之所以能坚持下来,一是赶上了互联网电商发展的好时机,二是踏踏实实做事的劲头。”李女士说,在白菜团的几百家商家中,其中200多家都是她一家一家谈下来的。

  “做微商,表面看上去是卖产品,实际上考验的是大家对你的信任程度。”李女士说,比如大家都在各自朋友圈卖货,有的人能赚很多钱,有的人一单卖不出去。为什么呢?卖得好的人,很大程度上是朋友觉得他推荐的东西靠谱。

  除此之外,日常维护客户也很重要。李女士说,销售的商品一旦出现问题,最有效的手段就是马上解决,这样客户才会有再次购买的可能。平时,要像经营朋友关系一样经营客户群,比如定期发红包,根据每个人的需要推荐商品等,让客户在心理上产生依赖。

  经过几年的发展,白菜团逐渐发展壮大。“到后来,许多商家都是慕名找到我,主动要求我们帮他们做促销活动。”李女士说,来找商家有两种,一种是新店刚开业,急需打开市场;另一种是发展遇到瓶颈,需要媒介将客户大量引流过来。

  实际上,李女士不仅是创业者,也是“共享打工人”。“我是地利的团长,也是美团的BD(美团开拓者),也就是前期开发优质团长的人。”李女士说。

  经历了微商最好的那几年,同样也挺过了微商最困难的时候。2020年1月末,李女士组织一批菜商,在白菜团上开展生鲜配送,让公司渡过了难关。正因如此,李女士注意到了生鲜配送的强大市场。6月,李女士又与人合伙创立了一个新的电商平台,主打生鲜类产品。“这个平台刚做起来,我和合伙人都在往里搭钱,我们是把它当成一个初创的产品,一份认真的事业,从长远看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才能把它发展起来。”

  “说实话,现在哈尔滨自创的电商分销平台基本处于野蛮生长状态。”李女士说,这种经营模式是松散的、缺乏行业规范的。“比如,我们规定平台代理的电子卡券未消费全额退款,实际上,总有消费者反映购买容易退货难,有些分销商为了一己之利不惜损害平台的信誉,这个很难约束。”

  李女士说,微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源头,都能月收入过万。对于大部分二级分销商来说,收入并不稳定,但不失为一个人诸多兼职中的一个。

  眼下,公司业务走上正轨后,李女士又开启了另一个新的事业,开办文化补习学校,专门从事互联网教育。“当你把微商都弄透之后,会发现它非常简单,客户沟通基本是手机解决,也占用不了多长时间,那么我就把精力放在其他方面。”李女士说,这是未来发展的方向,一个人可以切换好几种工作模式和状态。在互联网的加速渗透下,未来“斜杠青年”会越来越多。“互联网时代变化很快,我们每个人能做的就是尽快适应,并找准自己的位置。”

  指的是一群不再满足“专一职业”生活方式,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人群。